当前位置:广州小犇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历史马尔萨斯是谁?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生平简介
马尔萨斯是谁?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生平简介
2022-11-21

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牧师(Thomas Robert Malthus,1766年2月13日-1834年12月23日)。英国教士、人口学家、经济学家。以其人口理论闻名于世。

在《人口论》(1798)中指出: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生活资源只能按算术级数增长,所以不可避免地要导致饥馑、战争和疾病;呼吁采取果断措施,遏制人口出生率。其理论对李嘉图产生过影响 。

马尔萨斯年幼时在家接受教育,直到1784年被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录取。他在那里学习了许多课程,并且在辩论、拉丁文和希腊文课程中获奖。他的主修科目是数学。

1791年他获得硕士学位,并且在两年后当选为耶稣学院院士。

1797年他被按立为圣公会的乡村牧师。他是英国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他的学术思想深刻而影响深远。

马尔萨斯于1804年结婚,并且养育了三个孩子。

1805年他成为英国第一位(或许是世界上第一位)经济学教授,执教于东印度公司学院。他的学生亲切地称呼他为"人口"马尔萨斯。

1833年以前,马尔萨斯拒绝肖像绘画,因为他有兔唇。这个缺陷后用手术矫正,他还被看作是个英俊的人。他口腔内上颚左侧有裂缝,影响说话。这一先天缺陷在他的家族中很常见。

马尔萨斯死后葬于英格兰的贝斯修道院。

我们追溯罗伯特·马尔萨斯的祖上到罗伯特·马尔萨斯牧师就够了,他在克伦威尔时期成为北奥尔特的教区牧师,而在复辟时代职位又被剥夺。加拉米称他为"一个有古风的圣职人员,思维有力,精通至经,富于雄辩和激情,虽然在发音上有缺陷"。但他的教区人员却认为他"是个无用的神职人员",这或许是因为他在收取苛刻的什一税时十分严格。在一份要求他调离的请愿书中,人们攻击他曾"对在苏格兰的军事行动口出不恭之辞",而且称"马尔萨斯先生不但说话声音小,而且表达有障碍"。看来罗伯特·马尔萨斯牧师不但与他的曾曾孙有共同的名字,而且都有下腭撕裂的缺陷。

他的儿子丹尼尔在著名的西德纳姆医生的帮助下成为国王威廉的药剂师,其后又为女王安妮服务,因此成为物质上富足的人,他的遗孀也拥有了马车和马匹。丹尼尔的儿子西德纳姆使他的家庭富上加富。作为一个法庭职员,南海公司董事,他的富足足以使他为女儿备下一份价值5000镑的嫁妆,他还在伦敦附近各郡以及剑桥郡拥有多处地产。

西德纳姆的儿子,我们的主人公的父亲丹尼尔发现自己能够过上在英格兰人们称之为"自立"的生活,于是决定好好利用这一点。他在牛津的女王学院接受教育,但没有取得学位,他"在欧洲广泛旅行,更是遍游本岛",最后在一处邻里和睦的地方安顿下来,过上了英国小乡村绅士的生活,在这里陶冶性情,培植友谊,闲作篇章,自足守拙。在记载中,他"脾气和善,有一颗仁慈之心,他所居住的地方的穷人们都因此蒙惠"。在他死后,《绅士杂志》(1800年2月号,第177页)称他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奇人"。

1759年,丹尼尔·马尔萨斯买下一处多金附近的小小雅宅,被称作燧石门农庄。这里美景宜人,山峦溪谷,丛林流水,一览无余。如此景致点缀着这位绅士的家园,他们把这里称为'卢克里',意为'群栖之地'"。

1766年2月13日,就是在这里,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丹尼尔的次子诞生了,他就是《人口论》的作者。这个婴儿诞生三个星期之后,也就是1766年3月9日,两位先贤让·雅克·卢梭和大卫·休谟聚首卢克里。也许他们吻过这个婴儿,就此赐与他种种天赋。

晚年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他与李嘉图的亲密关系,为此他写道:"除了我的家人,我从没有像这样爱过他人,交换看法,我们毫不保留,之后我们共同探讨感兴趣的问题,只为真理,别无他念,以至于我不得不设想,或早或晚,我们总会取得一致。"玛丽亚·埃奇沃思与两人都相熟识。她这样描绘他们:"他们齐心协力探寻真理,无论谁是第一个发现者,他们都欢呼相庆;我真切地看到他们以自己有力的手臂拉动绞盘,让那痴心眷恋于井底的真理女神升出地面。"

马尔萨斯与李嘉图之间的友谊始于1811年6月,马尔萨斯"冒昧地引见自己",希望"我们在这一问题上能站在一边,对那些观点上的分歧,我们只需要私下进行心平气和地讨论,这样就可以避免一场笔墨官司。"这带来了他们之间从未断绝的亲密关系。李嘉图在周末频频造访海利伯里;而马尔萨斯到伦敦的时候也常常逗留几天,起码要与李嘉图共进早餐,后来的年月里,马尔萨斯也习惯于到盖特科姆公园,李嘉图的家中住上些时日。这表明他们相互之间怀有最深切的爱戴和尊敬。他们在智力天赋上的对比很鲜明,也很有意思。在讨论经济学问题时,李嘉图是抽象思维和演绎法的理论家,马尔萨斯则是归纳性的和直觉的调查者,他不愿意与可验证的事实依据和直觉中偏移太远。然而在实际的财经问题上,这位犹太裔的证券商与这位贵族血统的牧师的角色就会完全颠倒过来。

我记录下了这样一件小事。在拿破仑战争时期,正如人们所熟知的,李嘉图是一个辛迪加的主要成员,这个辛迪加从事政府债券的操作,相当于目前的"包销"。他的辛迪加通过参与招标从财政部的债券总额中得到了包括各种期限的债券,然后作为投资机会逐步向公众销售。在这种情况下,李嘉图往往要帮马尔萨斯一个忙,马尔萨斯不用掏一分钱,李嘉图就把一部分债券份额记到他名下,这意味着,只要马尔萨斯持有的时间不是太长,一定的收益是毫无问题的,因为辛迪加的初始价格条件比当时的市场价格要低得多。这样,在滑铁卢战役的前几天,马尔萨斯发现自己手中的公债正处在一个小"牛"市。不幸的事,他的神经已经无法承受了,他指示李嘉图,只要不是"错的或不方便的","就干脆赶紧把你如此好意地承诺给我的收益实现了,哪怕只是一小点也好。"李嘉图执行了这一指令,尽管他自己绝不会采取同样的行动,因为他的消息来源告知他公债可以在滑铁卢战役那一周达到牛市的峰顶。在1815年6月27日致马尔萨斯的一封信中,他谦逊地汇报说:"像往常一样,我从对上涨的预料之中获益颇丰,我成了公债的大赢家。""现在让我谈谈我们的老课题,"他接着投入到对商品价格上涨原因的探讨之中。

可怜的马尔萨斯禁不住心中懊恼:"(他写于1815年7月16日)我得承认我曾以为第一场战役的胜机属于波拿巴,因为他有进攻的机会;的确,从威灵顿公爵的调兵遣将看来,波拿巴一时曾经胜券在握。然而事后看来,法国人并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如果他们拿出了为保卫独立而战应有的力量和热情,一场战斗,无论它如何血腥或彻底,是无法决定法兰西的命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