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小犇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搞笑梦中人
梦中人
2022-08-11

明珠山庄庄主吕平川最近挺苦恼的。庄中三大长老最近被一神秘少年所伤,最为离谱的是,长老们连对手的武器都还没看清,就纷纷中招倒地了。这不啻是山庄立庄近百年来,最大的耻辱。

长老们纷纷吐苦水:“据说那神秘武器名叫‘梦中人’,我们只感到眼前飘来一阵雾,随即就中招了。那武器,实在是太邪门了。”吕平川正束手无策时,李瑟回来了。

李瑟是山庄总管,智勇双全,听到这一消息后,马上拍着胸脯说:“这件事就交给我!”

距离明珠山庄三十里远,有个茶亭,往来的客商都在这里歇脚,喝个茶、聊聊天什么的。这天,一个少年背着个包袱,来到了茶亭。从喝茶到吃东西,他几乎都是一言不发,更没有把包袱拿下来,显得有几分古怪。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儒雅的书生,摇着羽毛扇,兴致勃勃地跟旁边的人纵论天下。跟他聊天的脚夫很快走了,书生眼珠一转,又跟少年搭起茬来了。

“年轻人,看你目光坚毅,神色严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准备办大事的人。没错吧?呵呵,你还别说,我这看人啊,十个倒有九个准的。”他显然是个话痨,少年只瞄了他一眼,根本没说话,但他依然不停地说下去。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凭着这双眼,有一次扮成算命先生,在街上摆摊,算了七八个,个个都准确无疑。呵呵,可不是我吹牛,如果我多待几天,这街上的算命先生可都要失业了。”他还在唠唠叨叨。

少年还是没理他,喝完茶,站了起来。书生显然不想放走一个好听众,按住他的肩膀,说:“年轻人,你眼下情势不妙,可否让我赠你一言?”

这一按,刚好按在少年背包袱的肩膀上,少年眉头一皱,用力往旁边一甩,想把他的手甩开。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个人斜旁里杀出,一手搭在包袱上,想要夺取少年的包袱。少年暗中吃了一惊,急忙旋身避过。

那人扑了一空,少年正要舒口气,岂料后面那书生探手过来,目标仍然是他的包袱。书生这一抓动作迅速,捷如猿猴,少年腾挪动作虽然不慢,但身形完全落入对方的掌控之中,眨眼间,书生已经把包袱拿在手里,嘿嘿冷笑起来。

“梦中人?”书生笑了,“我观察了很久,这包袱里装的,应该就是你的秘密武器——‘梦中人’了,是吧?”

少年面无表情,冷冷道:“还给我,不然,我和你拼了!”

书生说:“没了秘密武器,你还凭什么跟我拼啊?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瑟,明珠山庄总管。这位是我的小弟,是我专门派来对付你的。怎么样,我们这手声东击西还算玩得漂亮吧?”他指指刚才抢东西那人,显然,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了的。

“这就是‘梦中人’?”吕平川拿着一件利器,感觉有几分怪异。这是一柄长三尺余许的利器,上半截是锋利的剑刃,剑身奇阔,闪着寒芒。下半截是一个倒立的铜人,并拢的双腿密布着细细的小孔,不知有何用处。

李瑟笑道:“这件武器看似简单,实际上内藏九个机关。譬如铜人的左臂,往后一扳,就可控制剑身的伸缩。按着鼻子,在这些小孔中就会释放烟雾,宛若朝雾,迷人耳目。三长老正是猝不及防之下,才为小人所乘。”

“果然是一件阴毒的武器。”吕平川点点头,转向了堂下双手被缚的倔强少年。少年依然不做声,但他看着吕平川虎皮交椅旁边的女子,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那是吕平川的妻子风若雨。此刻她也在看着少年,仿佛在努力追忆着什么。

吕平川问:“你叫林语寂是吧?这些天来不断袭击我庄之人,声言要报仇的人,就是你?”

那少年不做声,看似默认了。吕平川不明白了,这少年他并不认识,翻查对方资料,也从来没有和对方结怨,对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他把疑问说出来,少年冷笑:“吕平川,你还在装?你设下阴谋诡计,掳人妻女,还强迫别人和你成亲,这难道还不能成为我复仇的理由?”

“掳人妻女、逼人成亲?”吕平川听了,一脸疑惑,再看风若雨,她也正好带着疑问看了过来。他猛然一怒:“简直是胡说八道。李瑟,这人非但伤我山庄之人,还妖言惑众,我就把他交给你了。要杀要剐,随你所愿!”

李瑟哈哈一笑:“此人罪大恶极,就让我用他的‘梦中人’结束他的狗命吧。”说着,从吕平川手中接过“梦中人”,一步步往堂下走来。

林语寂眼见锋刃越来越近,鼻尖不禁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忽然大喝一声:“动手!”说着用力一挣,已绷断了缚住手脚的麻绳。

吕平川一惊,一股白雾突然弥漫开来。他眼前只觉一阵模糊,小腹处一凉,剧痛之下方知“梦中人”已刺进了他的小腹。是李瑟!吕平川做梦也想不到,向他突袭的人竟然是李瑟。

“你……”吕平川剧痛之下,歪倒在虎皮交椅上。此时,林语寂拳脚并施,已将大堂上其他人打得趴在地上不动了。

“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了?”吕平川目睹这惊人的变化,方才醒悟。李瑟冷笑着,并没有否认。在李瑟设计擒获了林语寂,押解回庄的三天时间里,已足以发生许多变故。这是吕平川所始料不及的。

一个有野心的总管,一个现成的圈套,一个可利用的高手,还有比现在更合理的结果吗?

李瑟缓缓走到吕平川跟前,道:“十年,为了这一刻我足足等了十年。论武功,论智慧,我李瑟哪样输给你?为什么你永远高高在上,而我只能是你的属下?现在,这种不公平终于要终止了。哈哈……”

他招呼林语寂,说要让他亲自手刃仇人,还要把“梦中人”递还给他。林语寂一步一步走过来,像复仇之神。看着这瞬息的变故,吕平川的妻子风若雨这才醒悟过来,扑过来不断地说:“你……你不能伤害他,不能……”

林语寂伸出去接武器的手停滞了,目中露出隐约的悲痛。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尖锐的锋尖破空之声。林语寂下意识地一闪,但仍然慢了半步,左肩被深深地刺了一剑。鲜血溅出,痛切入心。侧身看时,只见李瑟一脸狞笑,“梦中人”的锋尖上,正滴着淋漓的鲜血。

林语寂惊恐不已,愕然道:“你,你要干什么?”吕平川惨然一笑:“傻子,你知道这么多,他不杀你灭口,又怎能安心呢?”

李瑟淡淡道:“三大长老受伤,庄主不幸归天,这些全是拜林兄弟所赐。如果李某不把林兄弟枭首示众,李某又有何颜接替这庄主之位?这位子又怎能坐得稳呢?”林语寂捂着伤口,肩上血流如注,很快已将衣裳染红了。

眼前唾手可得的宝座,多年来追逐的名利,这一切让李瑟发狂起来,他挥出手中的利刃:“受死吧!”那一瞬间,林语寂蓦然回头,正好对上风若雨关切的目光,她是在为谁担忧呢?林语寂已经来不及去想,因为,那一阵浓雾又飘了起来。

林语寂但觉眼前一片模糊,李瑟的身影转瞬便消失在雾中。林语寂索性闭上了眼……很快,惨叫声响起,有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吕平川二人不敢去猜想结果,当浓雾散去后,他们却惊奇地发现,依然屹立不倒的人,居然是林语寂。李瑟倒在地上,正痛苦地挣扎着,“梦中人”正插在了他的小腹里,鲜血如注。

“如果你不用‘梦中人’,我可能半分胜算也没有。可惜,你太小心了……”这是李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确实,林语寂胜得相当侥幸。如果李瑟不施放浓雾,凭借他个人的武功,要击倒一个负伤的林语寂,实在是绰绰有余。但施放浓雾以后,除了对方视觉模糊以外,自己也受到同样的影响。以林语寂浸淫“梦中人”多年,在雾中听风辨术的经验,胜过对方又岂止一筹?

林语寂抽回带血的利刃,走向吕平川,他要亲手杀了这仇人,为那些被侮辱和损害的人报仇。

风若雨突然想起了什么,失声叫了起来:“小信,小信,是你吗?”林语寂浑身一颤,苦涩一笑:“你才想起来,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五年前,风若雨还是风颐园的风家大小姐,林语寂在野外踏青时见到她,不禁一见倾心。之后二人传信谈心,颇有交往,风若雨还戏称林语寂为“小信”。那时林语寂忙于练剑,隔月去风颐园时,却发现那里被夷为平地,风家老爷身死,风家妻女不知所踪。林语寂一番追查,才知道这事与清风寨、明珠山庄有关,甚至有传闻说,明珠山庄庄主强迫风若雨下嫁于他。林语寂为此事恨恨不已,决定苦练武功,为风家报仇。

如今把此事道出,风若雨却大为惘然:“不对啊,我爹的死,跟平川是完全没关系的。”

她告诉林语寂,风颐园为清风寨所毁,幸好吕平川路过,救了母女俩。鉴于当时明珠山庄与清风寨井水不犯河水,吕平川就声称风若雨是自己妻子,才得以插手此事。事实上,后来风若雨是出于感恩之心,才嫁给了吕平川的。

林语寂心中苦涩无比,风若雨难道不知道自己默默地喜欢着她?为了替她报仇,他不断地努力练剑?甚至,连这秘密武器也命名为“梦中人”?

可现实的残酷却是:你一心想着的那个人,却可能连你的模样也忘了。

林语寂茫然地迈出庄门,眼前阳光明媚,天清气朗,他的心境顿时开阔起来。

(责编/邓亦敏 插图/乐明祥)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